Top
首页 > 数码 > 数字家电 > 行情资讯 > 正文

乐视没能改变世界 但它的失败改变了中国

行情资讯 网易科技报道 2017-11-15 10:26:56
[摘要]乐视的陨落对中国监管机构来说是一个教训。最近,中国监管机构开始密切关注所谓的“共享生态系统”,并打击可疑的关联方交易。

   乐视的陨落对中国监管机构来说是一个教训。最近,中国监管机构开始密切关注所谓的“共享生态系统”,并打击可疑的关联方交易。

Jia Yueting, LeEco founder, poses for a photo in front of a logo of his company in Beijing.

  网易科技讯 11月14日消息,美国CNBC网站最近发表文章剖析了乐视的快速崛起和陨落,它对中国未来市场的影响,以及带给中国科技企业的启迪。

  文章全文如下:

  44岁的贾跃亭希望将乐视打造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来自中国的乐视曾经同时与美国科技巨头Netflix、特斯拉再加上苹果开展竞争。

  追随这一愿景,贾跃亭迅速将自己的公司从一家视频流媒体门户扩张为一家跨国集团,或者他称作的“共享生态系统”,其出售的产品从电视机、云计算到智能手机再到电动汽车等等。2016年1月,该公司将自己的名称从“乐视(LeTV)”改为“LeEco”—— LeEco为Le Ecosystem(乐视生态系统)的缩写——以体现其创始人的全球抱负。

  这一举措并没有奏效,该公司反而变成了一个负债数十亿美元的泥潭,影响了中国整个证券市场。

  一落千丈

  乐视前员工和外部专家告诉CNBC,事实上,正是贾跃亭的宏伟抱负——他和其他人所谓的“共享生态系统”过于超前——最终引发了这颗曾经耀眼的科技明星的陨落。

  无论在国内和国际上,这家雄心勃勃的公司都已从跌落神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过于依赖债务为不断增加的项目输血,而这些项目大多未能获得成功。

  这些前乐视员工不愿透露姓名,以免损害他们的声誉。其中一位前乐视员工指出,当她对公司的一些项目进行反思时,才发现这是一场赌博。

  这位曾在乐视驻美国办公室工作的女性向CNBC表示:“贾跃亭为公司制定的战略一直都非常超前,但这些战略需要极端严格地执行才能取得成功。”

  她说:“对普通的公司或员工来说,能完美地执行战略都是很少见的,更不用说一家正在经历如此快速扩张的公司。”

  到2016年年底,这家公司已经经历了迅速扩张,其结构变得高度复杂。为了建立一个闭环的生态系统——用户可以通过乐视应用观看到独家内容,同时该内容通过乐视自己的硬件(从手机到智能汽车等)播放——乐视迅速成立了15家子公司和68家附属公司。

  此外,尽管乐视在很大程度上仍未被美国客户所知,而且其服务直到2016年12月才能在美国广泛获得,但这并没有阻止该公司设立美国总部。

  2016年6月,该公司收购了雅虎位于加州圣克拉拉市(Santa Clara)的约300亩土地,并声称计划从当地招聘1.2万名员工,目标是在硅谷建立其全球总部。相比之下,据今年早些时候的报道,Facebook在加州门罗帕克(Menlo Park)总部只有9000多名员工,而谷歌在加州山景城的总部雇佣了大约2万名员工。

  另一位前乐视员工指出:“你可以乐观,但你别太夸张了。”他去年曾在该公司驻香港办事处工作。

  这位要求匿名的前员工在接受CNBC电话采访时表示:“其它公司都在嘲笑我们。你的员工如何能一下子从200人跃升到2018年的10000人?这规模比Facebook还要大!”

  这位知情人士称,因为对公司感到失望,对乐视的未来感到沮丧,他于去年辞掉了自己的工作。

  他还透露:“乐视是一家等级森严的公司,但公司高层不了解中国以外的市场。他(贾跃亭)想要做得很多,但他的知识格局不足以支撑他的想法。另外,乐视招聘到的人才能力不是很强,也不是很有才华。钱能做什么呢?钱不能解决战略问题,钱也不能买到人才。”

  但在乐视,即使是钱也慢慢变成了问题。

  当硅谷的当地媒体争相报道这家新来者在该地区的积极扩张计划时,投资者们开始担心乐视财务的健康状况。

  亮起红灯

  从2016年开始,中国国内媒体及新浪微博和腾讯微信等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开始指出乐视在深圳上市的子公司发布的财报亮起红灯。

  这家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Leshi Internet Information & Technology Co,简称“乐视网”)在其2016年全年的财报中称,它的应收账款已经达到86.8亿元,比上一年增加了53.2亿元。

  而同一年,其营收仅增长了89.3亿元,因此2016年乐视网营收增长中有近60%来自于应收账款的增加。

  与此同时,该公司表示,2016年的营运现金流为负10.7亿元,比上一年下降了221.97%。

  显而易见,随着应收账款的激增和现金流的暴跌,乐视的现金已全部耗尽。

  一位乐视前员工称:“我听到有人在按印度办公室的门铃。有广告公司来要求付款,但我们没有钱支付。”

  除此之外,乐视网与乐视关联方的交易规模飙升,这引起了广泛的怀疑,即乐视网可能利用财务技巧来夸大自己的销售数据。

  2016年,乐视网报告称,与关联方的销售额达到117.8亿元,比上一年增长了655%,占该公司总收入的一半还多。

  由于担心乐视现金流问题带来的风险,投资者开始抛售乐视网的股票。到2016年底,该公司的股价从2015年的最高点暴跌了55%,并于2017年再次下跌14.3%。随后,该公司要求停牌。

  这位乐视驻香港办事处的前员工回忆道:“我知道公司可能于去年(2016年)7月左右面临现金流问题。我听说有人按印度办公室的门铃,有广告公司来要求付款,但我们没有钱支付。”

  乐视发言人拒绝就管理不善、怀疑财务做假和现金短缺等问题置评。

  多米诺效应

  2016年末,贾跃亭承认公司面临严重的财务困境。不久之后,乐视的情况变得更糟,这引发了一系列多米诺效应:该公司停止了在美国内华达州的电动汽车制造工厂项目;披露出售该公司位于硅谷的总部并裁员数百人的计划;取消了对美国电视制造商Vizio的收购,导致后者起诉要求乐视赔偿1亿美元的买家终止合约费。

  在有关供应商起诉乐视不履行债务等负面消息日益增多之际,上海一家法院于今年7月3日裁定,因拖欠中国招商银行的一笔贷款导致违约,并冻结乐视和贾跃亭持有的价值12.4亿元的资产。

  几天后,贾跃亭辞去了包括乐视董事长在内的乐视所有职务,并表示他将转而专注于打造乐视旗下汽车子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这是特斯拉的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

  在遭到一系列诉讼和名誉受损的情况下,乐视网被移交给一个全新的管理团队,中国房地产开发商融创中国的董事长孙宏斌被任命为乐视网的新董事长。

  今年早些时候,孙宏斌曾向乐视投资了24亿美元,以换取该公司核心的电视和电影业务的股份。

  乐视的陨落对中国监管机构来说是一个教训。最近,中国监管机构开始密切关注所谓的“共享生态系统”,并打击可疑的关联方交易。

  政府的介入

  10月初,中国报纸《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业内人士的话称,中国证监会已开始要求上市公司披露更多信息,减少关联方交易。

  根据该报道,有消息人士表示,中国证监会已开始收紧对具有复杂公司结构或众多关联方的科技公司的监管。

  这名消息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乐视暴露出的风险让整个市场都受到了教训,监管机构已经开始对以所谓‘共享生态系统’名义进行的关联方交易展开调查。”

  这一趋势可以从中国证监会发布的最新禁令中看出端倪。今年以来10月初,中国证监会禁止五家保险公司与母公司进行金融交易,其中包括海航集团旗下的渤海人寿保险。

  中国证监会还收紧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审批流程,要求申请IPO的公司遵循更严格的会计准则、资本金要求和信息披露规定。中国证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今年第三季度末,IPO审批通过率为80.99%,比2016年的90.96%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

  第四季度,中国证监会对IPO审批似乎开始实施更严格的标准:自今年9月底新一届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上任以来,IPO审批率下降至仅56%。据路透社报道,11月7日,该委员会对六宗IPO申请仅批准了一宗,创下了自2015年以来IPO最低单日通过率。

  北京一家证券经纪公司的一位消息人士向CNBC透露:“最近对合规审计的监管变得更加严格。”

  他补充道:“IPO整体审批通过率已经降至近10年来的最低水平。”由于职业原因,他要求匿名。

  乐视的未来

  目前,乐视仍处于风暴的中心。

  据说贾跃亭辞职后一直呆在美国,他一直保持相对沉默,这让国内的债务持有人和乐视员工不知道他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国。

  上月,中国一家科技新闻媒体报道称,贾跃亭打算在美国申请法拉第未来破产,然后将其卖给美国投资者。

  乐视的发言人否认了有关法拉第未来将破产的传闻。

  但无论贾跃亭继续低调行事,还是最终通过法拉第未来卷土重来,有一件事是明确的:“共享生态系统”曾经是中国全球扩张和跨国企业集团的象征,如今却成了一个充满风险的词语。

编辑:高惠美

相关热词搜索: 乐视没能改变世界 但它的失败改变了中国

上一篇:玩赛车游戏 不用刹车就可以减速?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